<address id="hx17f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hx17f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hx17f"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hx17f"></address>

        2019年凈利巨虧 金種子酒深陷戰略搖擺困局

        時間:2020年04月30日 09:40:22 中財網


          原標題:2019年凈利巨虧,金種子酒深陷戰略搖擺困局
          4月28日晚間,金種子酒發布的業績報告顯示,這家已進入經營瓶頸期的區域白酒企業,依然在虧損的“冰窟”中掙扎。

          2019年巨虧超兩億元
          2020年第一季度,金種子酒營業收入為1.94億元,同比下滑32.94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621萬元,同比下滑391.83%。盡管新冠肺炎疫情給整個白酒行業的企業們都帶來了嚴重的影響,但金種子酒凈利潤的下跌幅度依然超出了業界的想象。

          更重要的是,2019年金種子酒的業績同樣慘不忍睹。全年營業收入為9.14億元,同比下滑30.46%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.04億元,同比下滑300.71%。

          對于企業2019年發生的巨額虧損,金種子酒是這樣解釋的:“公司生產的酒類主要為中低端產品,雖然也進行了中高端產品的布局,但由于布局時間較晚,基礎較為薄弱,尚未能大規模地占領市場,因此 2019 年酒類銷售收入下滑較為明顯,同時酒類毛利率由61.42%下滑到57.30%,進一步影響了公司利潤水平”。

        據記者隨即查詢了金種子酒各檔次產品的經營數據,2019年金種子酒定位的中高檔產品,營業收入為3.81億元,同比下降39.91%;普通白酒營業收入1.3億元,同比下滑46.14%。被列為中高檔酒的產品主要有柔和系列、徽蘊金種子系列等,其中柔和系列產品的價格,在金種子天貓旗艦店上普遍不到百元。以銷量較高的一款四瓶裝金種子柔和種子酒40度460毫升規格的產品為例,售價312元,平均每瓶價格不到80元。這印證了金種子產品檔次普遍較為低端的現實;而名為金種子徽蘊20,規格為50度500毫升每瓶的一款產品,售價確實邁入高端陣營,在金種子天貓旗艦店內的售價高達1280元。但23單的總銷量,也印證了金種子酒高端基礎薄弱的實際情況。

          在白酒市場趨向高端化的現實狀況下,金種子酒未能趕上發展的大潮,隨之而來的便是產銷量的大幅下挫。2019年,金種子酒旗下酒類產品生產量6115.68千升,同比下滑43.5%;銷售量5948.86千升,同比下滑43.4%。與之對應的是庫存量的大幅上升,較上年同期增加了23.35%。

          借助非酒類資產“續命”

          融澤咨詢酒類營銷專家劉曉威分析指出,金種子酒2019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滑幅度超過300%,除了其業績下滑影響之外,與2018年度企業通過出售資產的方式改善財務指標的做法有很大關系。通過出售資產,金種子酒在2018年實現了營業收入與凈利潤等財務指標改善,但由于2019年經營狀況依然欠佳,造成了企業凈利潤的斷崖式下跌。

        據記者查詢金種子酒2018年年報發現,金種子酒在營業收入僅增長1.89%的情況下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增長了1144.09%。這樣的高增長速度,來自于金種子酒擁有的原麻紡老廠區土地及附屬物,被政府作為棚戶區改造進行征收補償產生收益。作為其主要業務的酒業,在2018年便已出現了大幅下滑。數據顯示,2018年金種子酒酒類業務營業收入為8.76億元,同比下滑了13.99%。

          在酒類業務表現不佳的同時,金種子酒旗下的醫藥業務反而成為了業績支撐者。據悉,金種子酒旗下的醫藥業務2019年獲得了17.77%的營收增長。目前,醫藥業務的營業收入已達到3.9億元,超過了中高檔酒3.82億元的營業收入。日益下挫的酒類業務與地位日漸突出的醫藥業務對比,讓劉曉威坦言,金種子酒已萎縮成為安徽市場的非主流品牌。

          不過,在業內人士看來,醫藥業務很難成為金種子酒的救命稻草。金種子酒醫藥業務的獲利持續在較低水平,且近幾年毛利率也持續在跌跌漲漲間徘徊。數據顯示,2016年,醫藥業務的毛利率為9.29%,比上年減少0.07個百分點;2017年增加2.31個百分點;到2018年再次減少0.43個百分點;到2019年又重新增加0.22個百分點,但也僅有11.4%。

          發展戰略仍不清晰
          擺在金種子酒面前的問題還不止于此。事實上,業內人士對此次金種子酒業績出現大幅下滑并不意外。目前金種子酒即便是其核心市場安徽省都面臨著戰略不清晰、產品結構升級滯后、銷售網絡體系萎縮等核心問題。

          劉曉威表示,在戰略層面,金種子酒近三年來主推過金種子年份酒、和泰苦蕎、中國力量等系列核心產品,但都沒有形成戰略式的定力來持續推進,基本是一年一換。而核心戰略產品的搖擺,正是金種子酒戰略發展方向不清晰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  劉曉威還指出,在產品結構層面,金種子酒的高檔產品金種子年份酒系列,在安徽省內的市場占有率不高,一直沒有推廣成功,而其核心戰略單品-柔和金種子并未跟上大眾消費向百元價格檔位升級的步伐,導致其百元價格檔位產品被安徽地產白酒搶占了大量的市場份額。金種子酒面臨現有產品老化與下滑、新產品尚未培育成熟的尷尬境地;在銷售網絡體系方面,金種子酒的終端銷售網點大幅萎縮、省內經銷商流失嚴重已是業內共識。從數據上看,金種子酒2019年省內市場經銷商數量增加了11個,減少19個;省外市場經銷商增加5個,減少了8個。

          金種子酒的搖擺也反映到了資本市場上。一則關于持股5%以上股東誤操作賣出股票的“烏龍”事件,也讓業界質疑,是否金種子酒自己的股東,都已對企業失去了信心。盡管金種子酒隨即在28日發出公告指出,本次誤操作減持股票事件,是因股東付小銅的家屬誤操作所致,不存在因獲悉內幕信息而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形據記者注意到,有股民認為,這樣的舉動給金種子酒股票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無法挽回,更有股民認為,此舉無非是股東在試探市場的反應罷了。

          無論股民的猜測是否有道理,金種子酒在29日當天股價下跌卻是個現實。截至29日收盤時止,金種子酒股價收于4.96元,下降1.78%個百分點。目前,金種子酒的股價與業績一樣,在行業內已處于極低的位置,接下來金種子酒能否翻盤不得而知,畢竟留給金種子酒的時間真的已經不多了。
          .新.京.報
        各版頭條
       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       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